侧边服务创客右臂孵化创客 机器人梦工厂让“玩”产生专门的职业555000公海手机版

前不久,全球首款多功能多彩3D打印机“领主”结束了它在京东的众筹,仅用一个月就收获了近300台订单。这款打印机去年底曾登陆全球最大众筹网站Kickstarter,在45天的时限内,以超出原定目标2448%的比例众筹成功,并获得该网站3D打印机类前十的桂冠。

前不久,全球首款多功能多彩3D打印机仅用一个月就收获了近300台订单。“领主”的造梦团队来自上海张江的DFRobot公司。七年前,一群元老级创客抱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想法,“玩”出了这家“机器人梦工厂(DreamFactoryRobot,DFR)”,专门为全球创客研发、生产和销售所需的硬件设备和服务。如今,它已是全球排名第五的开源硬件供应商。  有意思的是,DFR的工程师和设计师大多都是创客出身,加入DFR之后,成就了一种双赢—以“玩”为职业,将玩出的成果商业化,进而吸引更多人加入玩的行列。不经意间,DFR走出了一条“左手服务创客,右手孵化创客”的循环商业模式。  一次原始众筹引发创业  还在英国读博士时,DFR的CEO叶琛时常“混迹”于国内外机器人爱好者论坛,但总有种纸上谈兵的感觉。当小伙伴们摩拳擦掌想一试身手时,却发现关键零部件全都是工业用途的,根本买不起。  不如自己动手DIY吧。叶琛在论坛发起了开源机器人项目,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讨论,四人小组设计出了一副机器人骨架。当北京的小伙伴拿着图纸四处寻找加工厂时,区区4台的订单压根没人接。好不容易,一家小型作坊松了口,条件是凑满20台。大家只好将多出的16台放到论坛上求“领养”,没想到半天就领完了。  “现在想来,这算是一次原始的众筹吧。”叶琛记得,当他把这台价值2000元的机器人骨架放到国外论坛上展示,几乎所有人都在问:“哇,这东西哪里买的?我也想要。”  一片“求买”声中,DFR诞生了。从机器人眼睛到主板、驱动器,订单越来越多。从诺丁汉大学获得工程学博士学位后,留在英国工作的叶琛一度当起了公司在海外的“兼职销售”,下班就忙着打包发货。  2009年,叶琛回到上海,DFR也跟着从北京搬到了浦东软件园。听从内心召唤,叶琛决定开发一款娱乐机器人,但终因成本太高,在投入生产之前果断止步了。  孵化创客参与互动开发  好在前期研发并没浪费。公司把机器人身上的所有传感器变成了通信、触摸、声控等通用模块,在国内外机器人爱好者社区上推广,同时在论坛里了解需求,汲取灵感。  通过这种与用户互动开发的模式,DFR的产品品类迅速扩容,多达上千种。除了供创客们动手捣鼓的机器人开发组件及开源硬件,还有电子毽子、动物园徽章焊接套件这样充满乐趣的电子“玩具”。  在玩家与买家中,陆续有人加入DFR,成为公司的产品设计师。在DFR创造出的轻松创客社区氛围中,“新车间”会员、工程师闫立涛开启了自己的独立开发之路,比如从女儿身上汲取灵感的电子画框。  在沪工作的德国技术翻译工程师鲁兹在“新车间”听说DFR之后,决定让自己发明的筷子机器人影响更多人。2013年,鲁兹出品的虫虫机器人在DFR上线销售,至今已创下百万元销售额,被美国着名创客杂志“Make”列为游戏机器人入门学习套件之一,赢得了全球1.2万小小创客们的喜爱。  “领主”3D打印机的产品经理夏青在加入DFR之前是一位环境工程师,对3D打印技术中涉及的机械、软件并不精通。当他在“新车间”接触到3D打印技术之后,却突发奇想:“只要了解3D打印的行业趋势和用户需求,大胆提出自己的设想,然后拉上一帮同事一起玩就是了。”2013年,团队开发的首款3D打印机在网上销售,而夏青也从DFR的一名市场推广转型成了产品经理。  叶琛说,除了吸引国内外创客加盟的设计师计划,DFR很愿意看到更多像夏青这样的内部员工创业项目。基于3D打印机项目,今年下半年,DFR将成立一家专业公司单独运作。本月下旬,由公司一位软件工程师主导开发的娱乐机器人也将登陆Kickstarter。  为普通人搭建网上“新车间”  得益于国内完备的电子产品供应链,DFR迅速跻身全球五大开源硬件供应商行列,规模仅次于背靠深圳华强北的SeeedStudio。  为支持一周一新品的更迭速度,公司将年销售额的30%用于新品研发。叶琛认为,开源硬件公司未来的竞争力不在于硬件本身,而在于赋予它什么内容。正因如此,DFR对员工的要求一是会玩,二是会写,设计师30%的时间用于设计产品,70%的时间用于写“菜谱”,包括软件、案例和教程。此次与“领主”一同上线销售的,就是一本由DFR原创的《一起玩3D打印》。  循着DFR的客户构成,叶琛见证着国内创客群体的成长:“目前,我们的国内外客户比例大概是3:7,其中个人客户约为1:5.7,但差距正在逐年缩小。”为努力缩小差距,推广创客文化,DFR搭建了类似网上“新车间”的线上创客社区,在张江创办了浦东第一家创客空间“蘑菇云”。叶琛说,DFR的目的在于吸引更多普通人成为创客,只有更多人被创客这样一种生活方式所吸引,创客才会真正形成一股产业力量,商业化也才能水到渠成。
标签: 传感器 机器人

在我们的印象里,克里斯•安德森先生首先是一位成功的畅销书作家,他的《长尾理论》风靡全球,并成了一著名的经济效应。

“领主”的造梦团队来自上海张江的DFRobot公司。七年前,一群元老级创客抱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想法,“玩”出了这家“机器人梦工厂(DreamFactoryRobot,DFR)”,专门为全球创客研发、生产和销售所需的硬件设备和服务。如今,它已是全球排名第五的开源硬件供应商。

作为主编,安德森无疑是极为成功的,他将《连线》这份关注科技运用的期刊带上了巅峰。在他任内,《连线》8次获得“美国国家杂志奖”,3次获得“杰出期刊奖”,还被美国《广告周刊》评选为“十年最佳杂志”。在他偶然与孩子成功地发明了一个玩具无人机驾驶员后,已经52岁“高龄”的安德森毅然从《连线》“脱线”单飞了,选择他的3D
Robotics
创客生涯,他的无人机事业显然要比NBA联盟那位与他同名的“鸟人”——克里斯•安德森飞得更高、更有想象力!

有意思的是,DFR的工程师和设计师大多都是创客出身,加入DFR之后,成就了一种双赢——以“玩”为职业,将玩出的成果商业化,进而吸引更多人加入玩的行列。不经意间,DFR走出了一条“左手服务创客,右手孵化创客”的循环商业模式。

欢迎来到热情、快速、直接的创客制造世界:创客们在社区平台上分享他们的创意、设计,一群具有同样文化基因的人在键盘上帮助完善;优秀的创意计划能够得到来自众筹网的襄助,而不用付出利息或者股权;制造更不是什么大事儿,你可以全球采购组装,也可以网上委托,甚至将你的制造任务来个网上竞拍;至于令技术天才们头疼的销售,你搭建的社区能会帮助你来个病毒式的精准传播,众筹的预售就是你第一批客户。

一次原始众筹引发创业

这就是未来制造业的趋势,马克思所断言的“权力掌握在控制着生产资料的人手中”得到了逆转,现在是“权利掌握在控制生产方式的人手中”的时代了。

还在英国读博士时,DFR的CEO叶琛时常“混迹”于国内外机器人爱好者论坛,但总有种纸上谈兵的感觉。当小伙伴们摩拳擦掌想一试身手时,却发现关键零部件全都是工业用途的,根本买不起。

这本书的风格如同安德森先生的职业一样自由,因此我们在解读中也放弃了结构、说理,更多地采撷一些精彩的案例,旨在给书友们更多的思考和启发。

不如自己动手DIY吧。叶琛在论坛发起了开源机器人项目,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讨论,四人小组设计出了一副机器人骨架。当北京的小伙伴拿着图纸四处寻找加工厂时,区区4台的订单压根没人接。好不容易,一家小型作坊松了口,条件是凑满20台。大家只好将多出的16台放到论坛上求“领养”,没想到半天就领完了。

1.什么是创客

“现在想来,这算是一次原始的众筹吧。”叶琛记得,当他把这台价值2000元的机器人骨架放到国外论坛上展示,几乎所有人都在问:“哇,这东西哪里买的?我也想要。”

这本书是从安德森的外公说起的,任何高明的演说家都会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增加演说的说服力,安德森的外公——发明家豪瑟就是本书最好的脚本。这位瑞士移民显然具有瑞士制表工匠们的天赋,白天是米高梅电影公司的录音师,晚上就在自家车库搞发明。经过不懈努力,终于研制成功草坪自动喷灌系统,申请了专利,并将该发明转让给一家公司,获得了一笔专利转让费,这是那个时代发明家最好的结局了。

侧边服务创客右臂孵化创客 机器人梦工厂让“玩”产生专门的职业555000公海手机版。一片“求买”声中,DFR诞生了。从机器人眼睛到主板、驱动器,订单越来越多。从诺丁汉大学获得工程学博士学位后,留在英国工作的叶琛一度当起了公司在海外的“兼职销售”,下班就忙着打包发货。

也许你会问,豪瑟为什么要转让专利呢,他可以自己干啊?说来轻松,你来试试!成立工厂、雇佣工人、买进原材料、搭建经销队伍,这就意味着一大笔钱、一支队伍、较长的投产时间。这对一位移民录音师来说,困难显然不是一般的大。

2009年,叶琛回到上海,DFR也跟着从北京搬到了浦东软件园。听从内心召唤,叶琛决定开发一款娱乐机器人,但终因成本太高,在投入生产之前果断止步了。

但如果把豪瑟放到现在,他就可以这样做:首先,他不必费劲地从零开始搞研发,他可以在网上查到最新的成果,还可以建个草坪喷灌的社区,就能吸引人跑来给他出主意了;其次,他不需要自建工厂,运气好的好,他就能从中国的阿里巴巴网站上找到足够好的制造商;第三,销售更不成问题,他可以在电商(比如淘宝、亚马逊)上建个店,稍做推广,就有用户下订单,便捷的全球物流会将产品快速送到用户手中。第四,关于钱的问题,这样简化的创业过程不用建工厂、不用搭建经销渠道,只需要很少的流转资金就可以,而且这笔小钱还能够通过众筹来解决。这就是创客!

孵化创客参与互动开发

这看起来很简单,好像是“懒汉”式的创业,但创客的关键在于“创”,你的发明、创造如果缺乏新意,那就没人陪你玩了!

好在前期研发并没浪费。公司把机器人身上的所有传感器变成了通信、触摸、声控等通用模块,在国内外机器人爱好者社区上推广,同时在论坛里了解需求,汲取灵感。

2.创客正在改造传统制造业

通过这种与用户互动开发的模式,DFR的产品品类迅速扩容,多达上千种。除了供创客们动手捣鼓的机器人开发组件及开源硬件,还有电子毽子、动物园徽章焊接套件这样充满乐趣的电子“玩具”。

我们想象一下传统工业,大工厂,大设备,大专家,是吧,这不是普通人能玩得了的,但转变已经来临:

在玩家与买家中,陆续有人加入DFR,成为公司的产品设计师。在DFR创造出的轻松创客社区氛围中,“新车间”会员、工程师闫立涛开启了自己的独立开发之路,比如从女儿身上汲取灵感的电子画框。

·设计上的数字化转变。设计工作都是像CAD、CAM的数字文件,可以在线共享传递,这就意味着人人都可以参与。

在沪工作的德国技术翻译工程师鲁兹在“新车间”听说DFR之后,决定让自己发明的筷子机器人影响更多人。2013年,鲁兹出品的虫虫机器人在DFR上线销售,至今已创下百万元销售额,被美国着名创客杂志“Make”列为游戏机器人入门学习套件之一,赢得了全球1.2万小小创客们的喜爱。

·制造的壁垒降低。任何人都可以将自己的发明和产品设计成数字文件发给制造商去生产,也可以利用3D打印机自己动手制作,你还可以到共享的创客空间去打印、制造。

“领主”3D打印机的产品经理夏青在加入DFR之前是一位环境工程师,对3D打印技术中涉及的机械、软件并不精通。当他在“新车间”接触到3D打印技术之后,却突发奇想:“只要了解3D打印的行业趋势和用户需求,大胆提出自己的设想,然后拉上一帮同事一起玩就是了。”2013年,团队开发的首款3D打印机在网上销售,而夏青也从DFR的一名市场推广转型成了产品经理。

·电商平台打通了销售环节。阿里、亚马逊这样的网站可以帮你实现销售,而一个叫Etsy的专为创客服务的销售平台在2011年就有近100万个卖家,销售额超过了5亿美元。

叶琛告诉记者,除了吸引国内外创客加盟的设计师计划,DFR很愿意看到更多像夏青这样的内部员工创业项目。基于3D打印机项目,今年下半年,DFR将成立一家专业公司单独运作。本月下旬,由公司一位软件工程师主导开发的娱乐机器人也将登陆Kickstarter。

·各国政府纷纷重视。奥巴马在2012年开展了一个新项目,为美国1000所学校引入“创客空间”,配备3D打印机、激光切割机等数字制造工具。

为普通人搭建网上“新车间”

·开源硬件:开源硬件和开源软件概念类似,就是在之前硬件的基础之上进行创新开发,包括软件、电路原理图、材料清单等,设计图等都使用开源许可协议,自由使用分享,完全以开源的方式去授权方式。

得益于国内完备的电子产品供应链,DFR迅速跻身全球五大开源硬件供应商行列,规模仅次于背靠深圳华强北的SeeedStudio。

·众筹网站:众筹模式解决了创客们急需的资金问题,2011年就有12000个项目在著名的众筹网Kickstarter上筹集到将近1亿美元。

为支持一周一新品的更迭速度,公司将年销售额的30%用于新品研发。叶琛认为,开源硬件公司未来的竞争力不在于硬件本身,而在于赋予它什么内容。正因如此,DFR对员工的要求一是会玩,二是会写,设计师30%的时间用于设计产品,70%的时间用于写“菜谱”,包括软件、案例和教程。此次与“领主”一同上线销售的,就是一本由DFR原创的《一起玩3D打印》。

3.创客就是制造业的长尾

循着DFR的客户构成,叶琛见证着国内创客群体的成长:“目前,我们的国内外客户比例大概是3:7,其中个人客户约为1:5.7,但差距正在逐年缩小。”为努力缩小差距,推广创客文化,DFR搭建了类似网上“新车间”的线上创客社区,在张江创办了浦东第一家创客空间“蘑菇云”。叶琛说,DFR的目的在于吸引更多普通人成为创客,只有更多人被创客这样一种生活方式所吸引,创客才会真正形成一股产业力量,商业化也才能水到渠成。

《长尾》是安德森的成名作,数字产品能够通过互联网这个无限的“货架”向消费者呈现,大众市场转向了微市场,再小众的音乐、电影、书籍也有人喜欢和购买。

创客是长尾效应在工业制造领域的延伸。3D打印机等桌面生产工具相当于数码相机和音乐编辑工具,任何人都能使用这类工具创造产品;而且世界各地的工厂也敞开了大门,向设计者提供按需制造服务。

工业匠人将日益流行。比如过去你有一辆老爷车,你根本就不敢开出去,一旦坏了根本找不到配件了,而现在你可以从网上那些老爷车发烧友店那很容易地买到。比如你在北京工作,很想吃儿时妈妈做的那一口酸甜香辣的家乡凉粉,你会发现来自你家乡的某个聪明的年轻人在淘宝上就开了这么一个网店,“亲,免邮哦”,而且说不定他还在三环路上有个实体小店供你光临品尝。

此外,很多消费者都喜欢自己能够参与创意,或者自己动手装配,或在线向设计师提意见,即所谓的“宜家效应”,有2/3的参与者选择购买自行组装的家具而不是完全相同的成品家具。

4.创客的帮手

——便捷的桌面制造工具

<1>3D打印机

3D打印机就是在传统打印机上增加了一维,打印介质由碳粉、墨盒换成了熔融塑料,当然也可以是玻璃、钢、铜、金、钛,甚至是蛋糕霜,你可以用它打出一个精美的蛋糕。

·3D打印机可以使用活体细胞打印出人体器官来。——这不是科幻——我国杭州电子科大生物工程的徐铭恩教授就研发出了国内首台生物3D打印机。

·3D打印能够打出护齿、假肢,甚至是金属钛的整块下颌骨。

·3D在巨型应用上,能够打出混凝土材质的多层楼房。

3D打印的优势是满足个性化,快速,本地制造,很少浪费原材料;它的劣势是缺乏规模效应,单个打印的成本与大量制造的成本相差不大。

<2>数控机器

高端一点的工厂里都有数控机床,3D打印机用的是加法,数控机器用的是减法,通过钻头在金属板、塑料、木头等材质上切割出想要的形状,小到刺绣机、刻字机,大到库房大小的数控机床,可以切割飞机机身。

<3>激光切割机

激光切割机就是使用强力激光在塑料、木材和薄金属板等材质上精准地切割出任意复杂程度的形状。很多CAD软件都可以将三维物体分解为二维部件,使用激光切割后,然后像拼插玩具那样插接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