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欣:修在身 隐在心

马欣:修在身 隐在心。近日,频频看到一些关于信仰、修行之类的文章,其中一则令我印象颇深,既啼笑皆非又百思不得其解,新闻标题:“金领”放弃百万年薪,一身布衣隐居终南山。由于标题的震撼力太过强大,我实在忍不住八卦的心情打开了来细细品读。看完之后,才发现内容远不止于此,原以为这样的标题大多是赚眼球增加点击率,没想到却沉迷其中,随着笔者的娓娓道来,我仿佛也和主人公一样走进了返璞归真、宛如仙境的终南山。

男子隐居终南山最新消息:刘景崇弃百万年薪隐居终南山男子隐居终南山:禅室蒲团木榻清茶男子隐居终南山:这是我想要的生活男子弃百万年薪隐居
父母理解了也打算来
男子隐居终南山最新消息:刘景崇弃百万年薪隐居终南山【看世界
全球热点】男子隐居终南山最新消息:刘景崇弃百万年薪隐居终南山男子隐居终南山备受网友关注。丢弃百万年薪男子隐居终南山是怎么回事?据最新消息,广东男子刘景崇弃百万年薪隐居终南山。下面就去看看男子隐居终南山最新消息。“我觉得生活就像永无止境的圆圈,追寻更好的工作、更好的车子……但最终不知要去哪儿。”年届不惑的刘景崇说起以前的生活如是说。他现在生活的地方,每天可坐在蒲团上鸟瞰群山,环视苍穹,远观飞禽走兽,或坐禅沉思,或练字看书,或舒展腰腿。终南山自古是著名隐居修行之地。曾几何时这里重返古朴,当地山民过着简单,朴素的农耕生活,住山隐修者深居浅出于山峦之中。来自广东佛山的刘景崇就是其中之一,他放弃了百万年薪的嘈杂生活,换上一身布衣隐居终南山。

刘景崇个头约莫一米七,穿一身灰色长衫、长袍,脚上穿着长筒棉鞋,头上戴一顶针织毛帽,留着山羊胡须。我们打过招呼之后,他继续给汽车装防滑链,动作利落娴熟。

555000公海手机版 ,“我觉得生活就像永无止境的圆圈,追寻更好的工作、更好的汽车……但最终不知要去哪儿。”年届不惑的刘景崇说起以前的生活如是说。他现在生活的地方,每天可坐在蒲团上鸟瞰群山,环视苍穹,远观飞禽走兽,或坐禅沉思,或练字看书,或舒展腰腿。刘景崇便是这篇文章的主人公,文章开头以主人公的自述来表达他对人生的感悟,不由的让读者也和他一样去思考,到底我们不断的追求是为了什么?最终要到达怎样的目的?带着这个疑问,我继续慢慢的看下去……

来自广东佛山的刘景崇就是其中之一,他放弃了百万年薪的嘈杂生活,换上一身布衣隐居终南山。

刘先生抛去繁华似锦、世间富贵,只因他已看透“万事皆有因果”,他只身来到世间,先被欲望所俘获,看遍世间百态、尝遍喜怒哀乐,后因机缘命运,在劫难之后幡然醒悟,重获新生。正所谓佛家的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而最终能入佛智之人都是幸运之人,我们普通人也依然只是在茫茫众生中,带着一丝羡慕、一丝不解,真心祝愿他们的隐修之路而已。

刘景崇:在广东“年薪百万”也不算个啥啊!网上的说法太夸张了。我在上山之前的三年,已经没经商了,再说我的离婚和住山隐修也没关系。事实上,我八年前就离婚了。我是在30岁时结婚的,结婚后,妻子要的幸福生活是房子大一点,车子好一点,而这些却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婚后半年左右就离了,但现在还是很好的朋友。

刘某某曾任佛山市某企业原总经理,在2013年辞职时,已达到百万年薪,于是,便同所有世人一样不可避免的踏上了世俗的脚步。站在权力之上的人,拥有着财富,欲望便开始肆无忌惮的汹涌而来……他开始花天酒地、游戏人生。直到有一次出了车祸,才猛然看透一切醒悟过来。后来偶然间来到终南山,便被终南山磅礴的气势和质朴的文化深深吸引了,在终南山小住之后回到城市,发现城市的生活已经让他不能忍受,慎重考虑后,辞去了工作,平静的结束了凡人的生活,不顾家人朋友的反对,义无反顾的来到终南山隐修。他的决定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完全不可理解,有人认为他是神经病,也有人认为他是装给别人看,做做样子。可是,这一切他都不以为然,看着图中他走上白雪覆盖的山峦间、坐在禅房中的蒲团上静坐沉思,面带微笑,如此平静而安逸,让人连打扰都不忍。

来自广东佛山的刘景崇放弃了百万年薪的嘈杂生活,换上一身布衣隐居终南山。

这是我想要的生活

记者:隐修前过得很奢华吧,现在住山以后每年的开支大吗?

在去他禅室的路上,他步态轻盈,指着一个外面盖着茅草的屋子说:“这是我的禅室,有土炕,暖和一些。”说话间,刘景崇掀开厚厚的棉门帘,屋子里有一宽敞的大厅,三面的玻璃墙,可以看到外面;另一侧是两间屋子,一间是厨房,一间是客房。

刘景崇:我做过一个公司的总经理,每天忙忙碌碌,特别地累。我和老板是亦师亦友,后来我俩合伙开了个礼品公司,第一年纯利赚了500多万元。

刘景崇:选择终南山,也是一种缘分吧。我也去过很多名山大川,感觉它们都没有终南山的气势和神韵,也没有茅棚的文化,气场不一样。有一句话说“天下修道,终南为冠”。我们广东那些山,太矮了没气势,不像终南山大气磅礴,相比之下广东的山不能叫山,只能叫作“丘陵”。我刚上终南山的时候,已经是初冬,没多久就开始下雨下雪,当时山上条件差,没有火炕,也没有电,但也没觉得太冷。可能是心比较专、比较热的缘故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