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战令”频发 电改重点领域谋突破

近日公布的《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项目进展情况通报》显示,试点项目整体进展有所加快,但也有部分地区落实情况较差,试点项目进展依然缓慢,如北京、天津、浙江、四川、宁夏等地仍有12个第一批试点项目未确定业主,内蒙古、吉林、黑龙江、广西、陕西等地仍有23个第一批试点项目未划定供电区域,江西、湖南、重庆、云南、甘肃、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未按要求及时报送试点进展情况。

动作频繁 “电改”即将进入“快车道”

第一财经记者对官方资料梳理发现,今年8月以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组成六个组分别对江苏、贵州、辽宁、河南、广东、甘肃、宁夏、重庆、云南、福建、浙江、上海、湖北、湖南等14个省开展实地督导调研。

记者了解到,由于各方诉求不一等诸多因素,增量配电业务、电力现货市场建设等改革试点进展都慢于预期。在此之下,相关部门“督战令”频发,电改重点领域谋突破。超百个项目“报名”第四批增量配电试点,名单落地渐近,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也全面推进。

据曾鸣介绍,“发电的放开”早在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方案》(“5号文”)就已提出,“9号文”是继续强调和完善,而“配售电放开”是“9号文”最重要的举措,其中,配电放开是指增量放开,即新增的配网在投资、运营方面,可以有更多的参与者。

“督战令”频发 电改重点领域谋突破。2015年3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的《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发〔2015〕9号),标志着第二轮电力体制改革开始进行,并首次提出了“有序向社会资本开放配售电业务”,要求“按照有利于促进配电网建设发展和提高配电运营效率的要求,探索社会资本投资配电业务的有效途径。逐步向符合条件的市场主体放开增量配电投资业务,鼓励以混合所有制方式发展配电业务。”

深入推进电力体制改革,这是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在2019年全国能源工作会和年初的密集调研中所持续强调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今年两会期间也透露,经营性行业的发用电计划将全面放开,增量配电改革试点将向县一级全面延伸。

早在2015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9号文”),电力体制改革正式拉开帷幕,其中一大亮点就是提出稳步推进售电侧改革,有序向社会资本放开配售电业务。

10月18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关于增量配电业务改革第一批试点项目进展情况的通报》。

2016年10月11日,《有序放开配电网业务管理办法》出台,12月1日首批105个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落地。之后2017年11月和2018年4月第二批和第三批试点相继落地,目前项目总量已达320个,基本实现地级以上城市全覆盖。

经梳理发现,《关于进一步推进增量配电业务改革的通知(征求意见稿)》(“356号文”)早在去年3月20日就已印发,当时,增量配电业务改革已经推行一年半,第一批试点项目少有落地的案例,而第二批试点项目报送积极性也有所下降,鉴于彼时试点推行的状况,这份“征求意见稿”诸多创新措施,在业界引起了积极反响。

增量配电投资业务放开,既是中国本轮电改最受关注的环节之一,也是本轮电改在配电网自然垄断环节开展的一项重大探索。

电力现货市场建设也遭遇了“拖延症”。原计划于2018年底启动第一批八个试点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目前仅南方、甘肃、山西按时推进。鉴于此,国家层面放宽了时间表,要求各试点地区原则上应于2019年6月底前开展模拟试运行。

2018年10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增量配电业务改革第一批试点项目进展情况的通报》,指出试点项目进展总体缓慢的原因为:一些地方政府和电网企业在改革关键问题、关键环节上认识不到位,与中央改革精神存在偏差;有试点项目在供电区域划分、接入系统等环节受到电网企业阻挠等。同时,国家发改委还向推进缓慢地区下发了“约谈函”。

根据《约谈函》,近期,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对各省增量配电业务试点情况进行了督查调研,督查调研发现,一些地方相关责任部门改革推进不力,试点项目进展总体缓慢;一些电网企业或干预招标,或强制要求控股,阻碍社会资本进入,在供电区域划分、接入系统等环节设置障碍,导致部分项目迟迟难以落地。

但实际的进展并不如预期。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通报显示,截至2018年9月13日,第一批试点项目取得电力业务许可证的仅有20个。此后,两部门连续下发数个文件对试点项目中出现的主要问题明确政策要求,细化了相关措施,并通过调研、通报、约谈等多种方式督促项目推进。

“增量配电网放开是‘9号文’中最重要的一个市场化改革举措。”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曾鸣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9号文”关于电力市场化改革可以概括为八个字——“放开两头,管住中间”,两头是指发电和配售电,即供应侧和需求侧。曾鸣告诉记者,“通过‘两头’的放开,将使电力这个特殊商品真正地走向市场,逐步实现由市场来优化配置电力资源。”

在《通报》公布前,10月10日,第一财经记者从电力行业内了解到,国家发改委已经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发改委、能源局、经信委、国网、南网、内蒙古电力公司下发了《关于对增量配电业务试点项目进展缓慢和问题突出地区进行约谈的函》。

因项目推进严重滞缓被相关部门约谈,在新一轮电改进入“攻坚期”的当下,已非个例。近日浙江金华东阳市、湖州省际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增量配电业务试点相关各方,就刚刚经历了一回。

“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试点在推进过程中,存在着诸如‘存量增量’难以界定、增量配网项目在大电网中身份不明、结算机制和定价权限不明等问题,而此次下发的‘27号文’则有助于破解这些困境。”曾鸣告诉记者,“27号文”针对增量配电网试点当中遇到的问题,在规定中做了进一步的梳理和明确,对于操作者如何理解并进一步贯彻增量配电网的政策,将会有推动作用。

但相对于售电侧等环节而言,有企业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增量配电业务投资触及的利益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